fbpx

=人物專訪=Buckskin柏克金首席釀酒師Jonas Krebs

七月的午後,參與了柏克金啤酒大師論壇,那是個匯聚精釀啤酒圈許多要角的盛宴,很高興有機會認識柏克金駐台德國釀酒師Jonas Krebs,而熱情的Jonas也應邀在一個週末的晚間來到 ABV Bar& Kitchen,除了品嚐道地地中海料理之外,也暢飲起思念已久的徳式經典品牌啤酒。

聊起時常被廣告提及的1516年純酒令,相較於現行我們所知的版本,當初的巴伐利亞純酒令相對嚴格,造就出絕倫風味的德式啤酒。而兩瓶一樣的啤酒,在不同地方生產製造,不論多麽精密的計算,多麽嚴格執行酒譜上所有的細節,皆難以百分之百相同。可能是麥芽、釀酒設備、緯度、海拔高低,任何一種原因所致,但只要你嗜好酒飲便不難嚐見其細微的區別。以基本的原理開場,感受到Jonas 對於啤酒的熱愛,始於最微小的細節。

觀看ABV Bar& Kitchen的金字招牌,擺滿琳瑯滿目啤酒的大冰櫃,一字排開高達300多款的精釀啤酒,連專業釀酒師Jonas也咋舌,這麼多款式到底要怎麼選呀?仔細審視酒櫃的他,細數酒廠名稱、幾番訝異台灣居然也有進口這個那個的品項,站在一旁觀看Jonas不同於一般尋歡的酒客,反倒有種稽查人員的感覺,並多番說到柏克金精釀系列也應該進駐這個大冰櫃才是,笑著推薦自己最得意的酒款,而眾多啤酒類型之中,Jonas最愛的則是皮爾森(Pilsner)。回問Jonas,在德國應該很少看到如此多品牌品項的精釀瓶裝啤酒吧?
對啊,不過在慕尼黑有家酒吧有供應高達五、六十種生啤選項的TAPROOM,而柏林則有99支生啤機的酒館,記得店名好像也取名為九十九吧!

訪問當晚ABV創辦人Camilo與Jonas的合影
2019 柏克金啤酒大師論壇

從小就確立志向的Jonas,一路朝著食品飲料專業前進,他的夢想就是成為釀酒師。相較於台灣社會以衝刺學歷為學涯目標,德國社會則鼓勵在學生階段以實習來探尋自己所嚮往的未來,在放下學術理論後,是否真如自己所思所想的一般理想,如果要比喻比較像是台灣的五專學制。十六歲開始Jonas便三個月在學校學習、三個月於釀酒廠實習,起初也因為年紀不達德國可以飲酒年齡,而需要家長簽同意書並承諾實習過程中不得飲用啤酒,才獲校方准許到釀酒廠實習,所幸得到家中的支持就這麼一路念到了研究所畢業。期間也陸續在德國Oelde的Pott’s Brewery長達三年多的時間,一邊打工賺取生活費,同時賺取更多釀酒經驗。

畢業後不久Jonas得到了非洲開普敦的工作機會,任職於Jack Black Brewing Company的釀酒師一職約兩年半的時間。談起怎麼會到台灣來釀酒?Jonas說到:會來到台灣工作是一場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的奇幻旅程。當時,利用在開普敦工作的休假期間,回到德國探望家人 ; 同時也規劃了一場釀酒廠尋遊,因緣際會下造訪了Rittmayer Brewery,一座在巴伐利亞擁有600多年歷史的家族釀酒廠,也就這麼認識了執掌者兼釀酒師的Georg Rittmayer。

Georg Rittmayer分享了自己受到柏克金邀約,目前正奔波於德國與台灣之間工作,協助柏克金團隊釀酒一事,兩人相談甚歡Georg Rittmayer索性詢問Jonas是否有意願一同參與。事隔兩個月後,Jonas因公再度回到德國,也透過Georg Rittmayer推介續談了合作的可能,不久便動身飛來台灣詳細了解,最終簽訂了與柏克金釀酒廠的合作契約。約莫三個半月後,便從開普敦直飛台灣正式開啟了他的釀酒新篇章,任職於柏克金釀酒師一職。至今,已是擁有多年經驗的專業釀酒大師Jonas,其實僅僅24歲的年紀。一週七天準時到酒廠報到,仔細控管原物料、把關品質,也正是因為熱愛所學所做才能日復一日堅持下去,24小時不停歇的生產好的精釀啤酒供世人享用。

文:Claire Hsieh | 圖:ABV Team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